(真正)清楚地看到言论背后的意识形态框架,这是比评判对错重要得多的事情。

可以看下央视体育声明中的这句话,「我们认为挑战国家主权不属于言论自由的范畴」,就很好的展示了北京一方意识形态宣传模式,首先不触动普世价值(言论自由),然后植入另一种更深层次的价值观即民族荣誉感,触及了更大的底线,从而给事件定性。

在我们的意识形态下,给事件定性这样的行为大家都习以为常,可至少对于一个自由理性的讨论环境下,这样的做法是不值得提倡的。

有些人能意识到民族荣誉是如何被创造出来并被加以利用,但还是会斥责外界的「煽风点火」,认为外人就不应该干预我们内部的矛盾。这依然是意识形态差异的作用,民主社会下有人相信人权的争取和自由的抗议是全人类共同的事业,民族和国家的观念被弱化了。那么究竟是维护国家统一正确,还是追求民主法制正确呢?问题错误。

意识形态深刻地左右了思考方式,它本身跟是否理性无关。并不是说反对香港民运的都被洗了脑、支持港独的都是恶势力。

我不看微博,我对机器人寻求价值认同没有兴趣,以上是我基于一些理性讨论的感受,我不相信任何人,而交流应该是互换而不是互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