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跟好友聊起 H 的时候,我以唏嘘的态度表现出了我看人的保守,但朋友斩钉截铁地从非善意的角度分析以往 H 做善事的种种,原因是据他说知道关于整件事情的内幕。

虽然我知道的内幕不多,但我并不没有觉得这对我是一种局限,相反,通过形成对某个人格的道德判断,高效地进行全盘否定,这样就好了吗?

我并不是朋友说的「看人太单纯」,而是相异的价值评判体系在起作用而已。一方面,我深知人的复杂性,不太会因同一主体在某一方面糟糕透顶而干扰对另一方面的判断;另一方面,我这种「保守」是受商业思维影响的结果。「我跟你不一样的一点在于,如果我们俩共同认定某个人是婊子,你会与他划清界限,不再来往,而我会观察他能不能在某些事情某些方面为我创造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