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朋友在社交媒体上打趣地回复我说「设计🐶的桌面一定是混乱不堪的」,有趣的是,在我有限印象中对 designer 的概念和她刚好相反。不过我这些印象好像主要来自网络上设计师自己的图片或视频,所以应该是存在幸存者偏差的。那么,到底是凌乱铺满作图工具的桌面更 designer,还是简洁有序的桌面更 designer 呢?

战后的意大利设计呈现了一个特别有意思的态势:一方面右翼力量推动「新理性主义」的现代风格,另一方面左翼则将前者冠上法西斯主义的名头,转而发展装饰主义。这样,关于理性 v.s. 装饰的讨论,在其他国家只是一般的设计界学术讨论,在意大利却是一个严肃的意识形态问题。为了推动战后的复兴重建,使用标准化部件和进行大批量生产都不得不小心翼翼地进行,以免被贴上「法西斯设计」的标签。

在书上看到这个设计案例,第一反应是,就这也能拿红点设计奖?然后又 Google 了一下这个产品,更加觉得红点这个奖太水。

另一个第一印象很好的设计团队:做家具设计的造作

一项设计承载多少学习成本是合理的?可以从设计的 scope 来思考这个问题。如果是为了完成一个特定目的而设计的一整套活动(activity),如果它很好地切入了用户的需要,那么用户会觉得学习是必要而且自然的,典型的例子是 iPod 的成功,它提供的不仅仅是一部随身听设备,而是苹果搭建的一整套音乐体验;而如果是为了某一具体的单一的任务(task)所做的设计,那么应该极力地缩减学习成本,否则会使用户感到厌倦。这也是 iTunes 在盗版泛滥的国家被广为诟病的原因——用户期望的仅仅是「把音乐文件导入 iPod」这一具象的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