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没写东西,随便说点什么吧。在大软开学后,吃饭都一直在食堂,几乎没自己做过了。白天在大软自习,晚上就在工大画图,过上了早出晚归的规律生活。

天大的两个朋友都工作了,前几天趁着有空在王顶堤桥下跟她俩吃了顿烧烤。加班辛苦。虽然最好的朋友们当初都因滑板相识,现在大家又都告别滑板了。

不过当我重新开始思考如何给自己的精神世界注入能量,又重新拿起了滑板,经过几天的练习,才刚刚恢复好一些,昨天晚上在水上公园滑的时候,已经找回一些怀旧的感觉,这就足够了。

回天津后陆续买了三顶帽子,最终发现我比较适合造型圆润、帽檐较宽且朝下的渔夫帽,只是现在自己还需要一段时间适应。

在无锡集训班的其他室友回来后基本没有联系,我们的五人小群渐渐话也少了。

晚上的工大很舒服,校园里很多军训的学生,每天也能见到不少滑板的,看到他们的时候却已经不再是以前的心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