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制作了《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时间表。这不是一本很容易翻动的书,但我还是抱着强烈目的性地强迫自己往下读,实际上看到后面,作者的真知灼见显露出来之后,就是一个很轻松的过程了,直言不讳的叙述也相当吸引人眼球。关于阅读方式,这个毕竟不是小说,没有那么强的连贯性,而且夹附了很多学术性的内容,所以绝对是不适合逐行读完的。哪些是对自己更有价值的,哪些是可简略带过的,其实读的多了就能有自己的判断。当然,读历史,能前后穿插着体会人的思想、权势的发展和革命的形势,是最为有趣的。

本来是想做出思维导图,但读的过程中意识到历史题材的确实不像一些社科类的层次分明,而是更强调线性的展示,所以就做成时间表的形式。读第一遍的时候,只是用笔在书上划线和批注(这点和我小时候只希望自己书是干干净净的太不一样了),第二遍做时间表的时候就快了许多,不过由于厚度还是花了挺长时间。由于版权和敏感问题,我也就不好再做更多的分......

说明:

🔴 中国共产革命与共产党发展历程

🔵 毛泽东的权势发展历程

⚪️ 延安

⚫️ 其他重大历史事件

整风前

⚫️ 1927.07 国共第一次合作破裂

🔴 09 秋收起义,开启武装反抗国民党;形成红军、共产党、苏维埃三位一体、以军队为核心的共产革命基本形态

🔵 领导秋收起义,全国闻名

🔵 1927~1930 「农民党」「书记独裁」等问题上的「异端」思想,与中共中央和共产国际关系愈加复杂

🔵 1930~1931 肃 AB 团,举出政治旗帜极端手段镇压反对派,在大恐怖中成为「江西列宁」

⚫️ 1931 九一八事变,国民军-日军冲突

🔴 1931~1934 高层变荡,红军被迫撤赣,党权大涨,国际派(博古、张闻天)和老干部派(周恩来、项英)组成平衡的两组权力核心

🔵 以毛为代表的红军基本被党内兴起的国际派所控制;任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临时......

我乘坐东方特快列车1到了斯坦福,和家人朋友一起下车。

往里面走,学生们在做庆典排练,愕然发现领唱的面孔我很熟悉——是我的小学同学,一个我过去曾有些看不起的人。

排练结束,我高兴地在门口和他打招呼,他看到我们也是一怔,很惊讶但不惊喜的样子。

他跟以前完全判若两人了,打扮也很精致。看的出来他已经融入这里的圈子很深了。

对话基本都是我与他聊,然后他拘谨地简单回答一两句。

意识到他不太愿意跟我们多说,我拍拍他肩,说不打搅你了,先去忙吧。

他多少是意识到有些不合适吧,最后还是礼貌地说了句回去再联系啊,但是没有看我。

https://movie.douban.com/subject/25790761/

 ↩

晚上吃饭的时候,思考了一个看似深奥的人生哲学问题:如何保持状态的持续与切换两者间的平衡。但后来得出结论感觉特别简单:

Work harder, play harder.

我觉得这在一部分程度上可以解释为什么有时即使我超额完成任务也得不到满足的原因吧,说到底是我对生活设定的预期远高于实际的体验了。

这迫使我不得不开始审视一个相当实际的问题:如何拓展我的社交网络,以及做这样的思考的必要性。

试着用 XMind 画出自己的社交网络,想到要是我的生命在这时候完结,那也太不堪回想了。

可是这个问题我也不是第一次考虑了,似乎最后总得出结论就是,拓展社交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因为营造有效交际的 context 是需要成本的,这种成本可能是时间或注意力上的,或者两者都有。比如参加一个学习班或者兼职,开始热爱一样东西并加入相关的团体,这些都不是一拍脑门就可以决定的东西......

也不清楚什么原因,在一定概率下,一杯咖啡量的咖啡因就能对我就能产生荒唐的长期效用。

晚上看演唱会的时候,我还是基本有把之前的事忘了的,尽管仍会有几次无可避免又浮现出来,想起曾经差一点就能让这场演唱会在原有的程度上还要精彩一百倍。退场后一个人走在路上的时候,又觉得有些挥之不去了。惊叹于人的思维构造竟然使细微模糊的事情能够越过历历在目的现时的感受浮现出来,抹去的思绪阴晴不散。虽然当时很及时地转向了理智,但经历是实在的让我变得敏感了。

演唱会可以说是超出了我预期的,本身我也喜欢听 blues。音乐性非常强,本国乐队 Mojo Hand 的口琴手特别吸引我。有吉须美人和 Billy Branch 都是大师级的乐手,很能营造氛围,一点不会让人想停下摇晃的节奏,还有几处惊喜的设计。

就互动性来说,小展厅反而有更大的拓展空间使演出丰富。中间 Branch 到观众席近距离吹奏,有观......

就这样,在高铁上遇见了她。

天啊,我突然意识不清楚这是哪一个我。下好的美剧不想看了,翻翻 kindle 又放下。四个多小时后,我开口搭讪,然后侃侃攀谈。我们一起下车,穿过拥挤车站,一起乘地铁,佯装起内心的喜悦与不安。

后面的几天,短暂而波澜。

可是我却不知道如何开口相约。若要等到四个月之后,一定早已形同陌路。

走在园区夜晚的街道上,身边经过一对对年轻恋人,我只羡慕和你。

反复地你在我们刚聊到尽兴的时候要去学习,去洗漱,去休息了。是暗示?可是当你下一次又饶有兴趣地问起我的事情,或聊起你的生活,我感到困惑。

第四天的晚上,我几乎要被击败,断定了你清晰明了的「信号」。可回头又看到你最新的消息,惊讶得哑口无言。

我能让自己忙起来——有很多的事可做,可食欲与情绪们啊,都不受我支配啦。

You Angle You - Bob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