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WV O14, Allegro molto appassionato

Mendelssohn: Violin Concerto In E Minor, Op.64: I. Allegro molto appassionato

门德尔松 E 小调第 64 号协奏曲,极快而热情的快板

这首曲子只有 E 小调

喜欢韩国小提琴家郑京和(Kyung Wha Chung)的演奏

BWV 1056, Largo

Johann Sebastian Bach: Concerto No. 5, BWV 1056: Largo

巴赫第 5 号协奏曲,广板

大多是键盘演奏

要听 F 小调,天堂般清澈的击弦

听到一支用 G 小调小提琴演奏的也很棒

BWV 208, Schafe können sicher weiden

Johann Sebastian Bach: Canta......

(真正)清楚地看到言论背后的意识形态框架,这是比评判对错重要得多的事情。

可以看下央视体育声明中的这句话,「我们认为挑战国家主权不属于言论自由的范畴」,就很好的展示了北京一方意识形态宣传模式,首先不触动普世价值(言论自由),然后植入另一种更深层次的价值观即民族荣誉感,触及了更大的底线,从而给事件定性。

在我们的意识形态下,给事件定性这样的行为大家都习以为常,可至少对于一个自由理性的讨论环境下,这样的做法是不值得提倡的。

有些人能意识到民族荣誉是如何被创造出来并被加以利用,但还是会斥责外界的「煽风点火」,认为外人就不应该干预我们内部的矛盾。这依然是意识形态差异的作用,民主社会下有人相信人权的争取和自由的抗议是全人类共同的事业,民族和国家的观念被弱化了。那么究竟是维护国家统一正确,还是追求民主法制正确呢?问题错误。

意识形态深刻地左右了思考方式,它本身跟是否理性......

陆续有人找我要梯子,发现竟然不只是要下载个软件这么复杂,于是陆续麻烦走了😃。

我最恨无意义的浪费精神资源,妈的自习时间在走廊背 20 分钟书也不让😃?

好歹我花了时间改正方案,傻屌组员竟然完全没参照我意见啊😃,妈的要是代码写的好一点我也不至于说什么呀……

真是的,看到代码我又忍不住想要全部重写呢😃。

老师,我能表演对牛弹琴吗😃?

每次看群,又是那位老哥在高谈阔论😃,咋不去当滴滴司机呢?

想尝试冥想,然后发现连腹式呼吸都练不会😃。

今天跟好友聊起 H 的时候,我以唏嘘的态度表现出了我看人的保守,但朋友斩钉截铁地从非善意的角度分析以往 H 做善事的种种,原因是据他说知道关于整件事情的内幕。

虽然我知道的内幕不多,但我并不没有觉得这对我是一种局限,相反,通过形成对某个人格的道德判断,高效地进行全盘否定,这样就好了吗?

我并不是朋友说的「看人太单纯」,而是相异的价值评判体系在起作用而已。一方面,我深知人的复杂性,不太会因同一主体在某一方面糟糕透顶而干扰对另一方面的判断;另一方面,我这种「保守」是受商业思维影响的结果。「我跟你不一样的一点在于,如果我们俩共同认定某个人是婊子,你会与他划清界限,不再来往,而我会观察他能不能在某些事情某些方面为我创造价值。」

好久没写东西,随便说点什么吧。在大软开学后,吃饭都一直在食堂,几乎没自己做过了。白天在大软自习,晚上就在工大画图,过上了早出晚归的规律生活。

天大的两个朋友都工作了,前几天趁着有空在王顶堤桥下跟她俩吃了顿烧烤。加班辛苦。虽然最好的朋友们当初都因滑板相识,现在大家又都告别滑板了。

不过当我重新开始思考如何给自己的精神世界注入能量,又重新拿起了滑板,经过几天的练习,才刚刚恢复好一些,昨天晚上在水上公园滑的时候,已经找回一些怀旧的感觉,这就足够了。

回天津后陆续买了三顶帽子,最终发现我比较适合造型圆润、帽檐较宽且朝下的渔夫帽,只是现在自己还需要一段时间适应。

在无锡集训班的其他室友回来后基本没有联系,我们的五人小群渐渐话也少了。

晚上的工大很舒服,校园里很多军训的学生,每天也能见到不少滑板的,看到他们的时候却已经不再是以前的心情了。

在 Google 等互联网公司,如果是面向 C 端的一个项目,都会有专门负责 UX 的设计师,如果是大项目就会有一个专门的团队,如果是小团队可能就从其他团队借人。由于软件工程师距离用户是最远的,所以他们很难有效地达到用户需求,而设计师能接触到所有的用户,于是起到连接真实需求和技术团队的重要作用。

避免陷入「满足了用户需求用户就会购买」的误区,在很多情况下,产品售出的客户不是最终用户,而是采购者。这种情况下产品的适用性几乎不构成购买决策的要素,其重要性远远低于价格和功能。为了首先将产品卖出去,协调好采购者的需要和最终用户的需要同等重要。

为了顺应市场竞争需要而不断堆积功能的问题在 1976 年就被发现并被称作 feature creep,这是功能主义的主要症状。对于做产品的团队而言,增加新的功能远比只保留核心功能来的要简单,如何避免这一症状呢?「不要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