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新建筑》是法国建筑师勒·柯布西耶(Le Corbusier)1923 年出版的檄文体小书,在书中他毫无保留地指责当时的住宅建筑是「脏兮兮的蜗牛壳」「压抑」「毫无用处」「充满了病菌的破旧马车」,并称赞飞机、轮船、汽车等大工业产品以及美国新出现的建筑和谐、合乎比例且激发智慧,认为(住宅)建筑未来的趋势也将和它们一样,成为依据计算和几何批量制造的工业品。

由于以下数个原因,本书虽然篇幅不长,但读起来着实费力:1)内容基本上是当时柯布西耶主笔的社论杂志《新精神》文章合集,架构上有些欠缺;2)专业知识不足,词虽然都认识,但是不了解专业涵义;3)翻译不自然,感觉译者没有用心理顺;4)缺乏社会背景,这是读社论类文章都会有的问题。

一篇优秀的评论在发表当时总是欠缺背景的,理由是那个背景就是当时的社会认知、媒体回响以及读者的心理情绪,用不着你去铺排,也很难铺排。——梁文道《常识》

翻过两三遍之后,我将核心论点用简明易懂的句子整理为以下,页码数以江苏凤凰科学技术出版社的绿皮为准 1

一)建筑的本质是基本形体,所谓的各种风格是对几何美的掩饰,对建筑本质的破坏。(致建筑师们的三项备忘)

二)住宅是用来居住的机器,就像一个扶手椅是用来坐的机器,我们创造了水笔、自动铅笔、打字机、电话、豪华轿车、轮船、飞机,时代正在一天天确定它的风格,而我们却视而不见。(77)

三)将艺术和纯装饰混为一谈是对艺术的亵渎,艺术不是有钱人把玩的奢侈玩具,艺术是小众而高傲的,不应是建筑设计的追求——和谐才是。(81)
四)绘画是用来欣赏的,而不是作为装饰,真正的绘画收藏者把它们放到柜子里,只挂上最想看的一幅。(96)

五)历史告诉我们,确立符合要求的标准,最终结果往往和人们的最初预测相去甚远。(108)

阿德尔制造了一只「蝙蝠」,但是它不能飞翔;莱特兄弟造出了可以从空气中获得升力的物体,模样古怪,令人困惑,可是它能飞……最早的汽车是按照老式马车的模样制造的,这与对快速移动的需求格格不入。

六)艺术家应该做到安分守己,绘画、文学和音乐才是它的表现手段,一把椅子无论如何也不会成为一件艺术品。(111)

七)满足基本需求之后,低俗的人追求装饰与色彩,高雅的人追求比例与和谐。(112)。

八)鸟瞰图都是圈套(圣彼得大教堂、凡尔赛宫),最终审视着平面的结果的,是人的眼睛。(155)

九)(20 世纪初的欧洲)社会动乱的关键是房子的问题,束缚精神的住宅是对人权的剥夺,不搞新建筑就要革命。(不搞新建筑就要革命)

社会的机构整个彻底乱了套,既有可能发生一场有重大历史意义的改革,也可能发生一场灾难,它摇摆不定。一切活人的原始本能就是找一个安身之所。社会的各个勤劳的阶级不再有合适的安身之所,工人没有,知识分子也没有。


  1. 部分观点在柯布晚年已有所变化,比如在现在看来相当激进的第六。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