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种程度上,我是个思维比较懒惰的人,在日常的对话聊天中,我有时不会额外顾及他人的知识储备,而是倾向于默认大家的认知都是相差不多的。若不是有人专门问起,我不会想到去特定地解释什么。

直到一天有人直面表达出了对我「说话不考虑别人能不能听懂」的不满,我才逐一回想起那些可能使他产生了困惑的时刻。

表达出这样的不满的人怎么想我其实并不在乎,我关心的是因为我的没有反驳造成的其他听到的人可能也有了同样的偏见——而这个担忧又确实已经存在了。

我以为,听人说话的人,无论是对专业性较强的音频谈话还是关系较近的熟人,都不能够去要求说话的人对自己的责任。是否觉得「时不时蹦出一个自己不懂的名词或是英文单词」很装逼,这无可评判。但不思考缘由般地排拒自觉不爽或「不接地气」的东西,将思考的惰性凌驾于理性之上,这是赤裸的反智。

记起中学一次在宿舍和同学聊天时我不经意提及 PDF 这么一个文件制式,他打断我问什么是 PDF,我以为这早已是众所周知的常识(难道不是吗?)而表现得惊讶。而同学像证实某种事实般地问其他同学。结果竟然几个室友都不知所云。

我意识到,「XXX 说的那些玩意只有他自己知道」被当成了一个笑柄。

渐渐的,我也就不再热衷于给别人介绍什么新的东西了。

在我最开始进入玩滑板的圈子时,和很多人一样,我曾经尝试着从认识的同学里拉着别人一起玩,开始是有效的,几个朋友陆陆续续都有了滑板。可是随着时间推移,那些新滑板渐渐都吃了灰。很多人都只是一时的热度,觉得滑板很酷,当发现滑板不好学,就不愿意再来了——这当然没什么好批评的,每个人投入时间的意愿有限。但是对于保持热情推动滑板的朋友来说,这是无效的投入。

但我们依然可以发展新人,依然可以保持热情——只要你想学就好了。我们对每一个因兴趣而滑的人都很负责。

回到之前说的,我也不是那种对人不友好的术语党或卖弄见识的人(本身就阅历匮乏),只是想节省一点口水罢了。当感觉对的时候,我花两个小时的时间来给人「布道」,心里都是很愉快的。


关于「不接地气」产生的原因,我想了一下,可能存在的情境有:

  • 常识性的词
  • 没有合适的或没想到对应中文表述
  • 没有官方承认的译名,或有好几个不同的译名
  • 精确性,用另外一种方式或语言表达可能产生歧义
  • 基于审查环境作替代所用的缩写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