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说:「你不要学你爸的口气跟我讲话。」

小鼠弟是一个小山村的孩子,因为在鼠年的第一天出生,所以爸爸妈妈给他取名叫「小鼠弟」。

小鼠弟生下来的时候,家里条件不太好,经常连饭都吃不饱。鼠爸鼠妈省吃俭用过日子,供小鼠弟读书。

小山村里修路后不久,鼠爸发现可以卖树赚钱,于是他带领一些朋友经营起了木材的生意。结果生意越做越好,甚至带动了村里的经济发展,鼠爸成了村里的劳动楷模。小鼠弟一家再也不用担心吃穿的问题,一年比一年富裕,后来还供小鼠弟上了大学。

又过了好多年,鼠爸还是一直在做倒卖木材的生意,小山村的树林没有以前密了,溪水也不像以前那么清澈见底。不过好在这些树又密又壮,村里除了少了几片林子之外没什么其他影响。

鼠爸却不仅没有停下来,反而扩大了砍伐的规模,添置了新的机器和人手。

于是,鼠妈不安地劝鼠爸不要再砍了,到时候山里光秃秃的多难看呀。鼠爸说你这什么意思,不砍树难道我去种花吗?再说,只要有钱了,还要什么树?我们可以修好看的房子,建一个游乐场……鼠妈又说,邻居们也会不同意的。鼠爸怒道:你这人怎么格局这么小?别人嫉妒还能阻止我们过好日子不成?鼠妈急了,说这是我们活了几个时代的地方,山上有山神,不能让你说砍就砍了!怎么对得起祖宗神明?你这样会遭报应的!鼠爸瞪着鼠妈说,你就是存心给我找麻烦!唉懒得跟你废话!说完摔门而出。

之后的日子里,家里每天都是怨声载道。鼠妈骂鼠爸贪图财富没有敬畏心,鼠爸骂鼠妈不开化。夫妻生活越来越不和谐。


小鼠弟渐渐长大了,上完大学的他回来看到原来茂密的家园变成光秃秃的地皮,感到心中悲凉。于是小鼠弟找鼠爸商量,说我们村子里要可持续发展,不然森林会被破坏的,砍树的同时也要种树。鼠爸嘲笑他:你以为种树不要花钱的吗?谁愿意干这种无利可图的事。小鼠弟耐心地跟他解释,生态稳定的重要性、长期收益云云。鼠爸没有耐心听他东扯西扯,「臭小子别不会说话,不是我这么努力工作怎么会有你现在的生活?你怎么遗传了你妈那副怪性子?读了那么多书还相信有神魔鬼怪的,是不是白读了?」

小鼠弟有点哭笑不得,同时又有些生气,「我不是相信什么山神,这是自然界的规律,砍树会破坏生态平衡,物种多样性也会受影响,然后引发一连串效应……」

「得了得了,一个念经婆在家里每天够我受的了,没想到儿子也要跟着妈妈附应,一起说我的不是……」

「我不是附和我妈!」小鼠弟有些愤怒,「我说了,这是生态学上的客观规律,你把山上的树砍光了,最后我们也会遭殃的!」

「噗嗤」,鼠爸轻蔑地翻了个白眼,「你看!语气跟你妈一模一样还说不是遗传,不要用这种态度教训我!」

小鼠弟伤心极了,他本来想跟鼠爸通过一次理性的对话劝他好好想一想,却被指责成不懂知恩图报还像他妈一样迷信的家伙。


由于失去树木根系的保护,最后在恶劣的天气引发了一场泥石流,鼠爸鼠妈的家被泥石流冲毁。鼠爸也因为常年的劳动累垮了身子而再也不能砍树了。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