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一个同学玩了挺长时间,他是个对于付费软件或服务但凡要多花几块十几块都不能接受的人,虽然用着的是最新的 6000 多的 iPad Pro + Apple Pencil,买衣服鞋子都是成千块地花,但付费软件一律用淘宝购来的低价兑换码,不能接受 120 元年费的 Spotify 家庭费用。之前问过他为什么不愿意接受付费,他只简单地回答钱不够花。

我对虚拟内容付费的态度比较宽容,几百上千的专业软件,用正版对于学生来说确实开销太大,使用盗版,自己心里明白就好;对于一次性付费几十元及以下的内容,那是对错分明的基本意识和态度了。

今天又聊起话题,我说其实做这些产品服务的也花费了开发者很多心血,为什么十几块的东西不愿支付呢。他相当肯定地回答,你的意思我都明白,但是我现在花的不是自己的钱,我要对这些消费有基本的负责。

我再疑问,既然这样,为什么买穿的和电子产品的消费接受度那么高?他说这当然不是一码事,我买这些是因为质量可靠,而且没有其它选择,至于软件那类东西,肯定是能少花就少花了。

「要是你非常高频的使用一个开源免费的软件并且觉得它很棒,你愿不愿意捐献一点呢?」

「肯定不会啊,既然免费是作者自己的选择,我没有理由还去给他贴钱。」

「如果,你做研究查资料,每天都会大量地浏览访问维基百科,你会不会打算向这个非营利机构捐出哪怕 10 块钱?」

「不,我说过了啊,我现在花的不是自己的钱,我没有这个资本做这样的事情。等我有了自己的收入,我当然会付费的。」

「那,你怎么看小孩捐自己的零花钱给公益事业?」

「我很赞同,我觉得这很不错,但是我自己,不会那么做。就算是自用有余,相比捐出去还不如想自己怎么花呢。」

明白了他的观点,我没再讲什么,只说你的观点是挺特别的。我知道他是个很多事情都有自己及其坚定态度的人,遇到反驳的话就容易被激怒。

在这里我可以说,他的逻辑漏洞是很明显的——甚至根本站不住脚——父母的钱是交给自己支配的,所以用来购买虚拟的内容或者捐助出去都是不适当的?一个人真的能在如此般重视对钱负责的情况下,还对追求生活品质和高质消费保持很高的追求?不过是掩饰自己不想多花「冤枉钱」的心理吧——实际上,他把自己都掩饰过去了。

「你自己赚钱试试就知道那有多么不容易了」,很轻松就踩上了道德制高点。

我有足够的把握猜测,即使当他真有了一点收入资本后,在内容付费上还是不会放弃能占到便宜的机会。

我们两个关系不差,没必要对原话做任何断章取义,更没必要再激起一番讨论。

真正理性的人知道一个话题该何时结束,而不是像某些社交媒体上的人一样死缠不放或贴死标签。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