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吃饭的时候,思考了一个看似深奥的人生哲学问题:如何保持状态的持续与切换两者间的平衡。但后来得出结论感觉特别简单:

Work harder, play harder.

我觉得这在一部分程度上可以解释为什么有时即使我超额完成任务也得不到满足的原因吧,说到底是我对生活设定的预期远高于实际的体验了。

这迫使我不得不开始审视一个相当实际的问题:如何拓展我的社交网络,以及做这样的思考的必要性。

试着用 XMind 画出自己的社交网络,想到要是我的生命在这时候完结,那也太不堪回想了。

可是这个问题我也不是第一次考虑了,似乎最后总得出结论就是,拓展社交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因为营造有效交际的 context 是需要成本的,这种成本可能是时间或注意力上的,或者两者都有。比如参加一个学习班或者兼职,开始热爱一样东西并加入相关的团体,这些都不是一拍脑门就可以决定的东西。

至于线上交友,虽然一直保持着 open-minded,但实际看起来又仿佛过于保守,大概还是觉得纯粹的线上交流很难诞生出牢固的关系,毕竟大家都生活在完全不相干的情境下,而我又不是那种太会分享生活琐事的人,推特刷多了就想退出,Telegram 每次看到三四位数的角标就吓得我不敢点开去看,结果只是越积越多……

可是我又不能这样长期自我逍遥下去,像前面说的,长时间的单调对我的正常学习和思考问题的状态并没有什么好处。电影《蚁人2》最打动我的情节之一是主角在两年的软禁时间里做了许多的努力来对抗自己不陷入无聊表现出的「毅力」,对我来说,无聊几乎也是与「不思考」同等的可怕了(所以暑假在医院走廊和汽车尾箱上敲代码也就不是多偏执的事情~)。

当然了,认识有趣的人是使这项工作更值得投资的一个原因。那些独立思考的人、有独到审美的人、对事物怀有热枕的人、摈弃消沉渴望自我完善的人、热衷于讨论与接纳的人,我们的生命不就因为他们而更值得眷恋吗?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