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月 13 号刘晓波病逝后,网络上充斥着关于先生的文章报道与社交内容,中文界的和非中文界的,关心政治的和不关心政治的,即使是持不同政见的人,都表达着对这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敬意。

当然,有个「除了」不会丢。

2010 年奥斯陆颁奖式的空椅子

对于事件本身,我不需再说什么了,毕竟事实真相不会改变。看到《环球时报》发出的报道后,其实也没有什么额外的愤怒或绝望情绪了,那只是他们向来的自圆其说的方式而已。我担心的倒不是有些缺乏判断力的人真的去相信,而是许多人对这系列事情的意义一无所知。

直到现在,他的妻子刘霞仍处在当局软禁中。

至于这次言论管控的力度,应该已算是空前的了,微博上,一批开发圈的个人被无条件禁言,极普通不过的词 “script” 因含有 “rip”,和蜡烛表情等都被视作敏感词。不过即使如此,很多人还是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联系近日的其它大事小事,如 A、B 站被清,网信办要求微博主备案登记,VPN 整治等,《1984》离我们又更近了。不过,如果他们想要更高明些,也应该多为小粉红的利益考虑一点。

这次事件还可以看清一件事,就是今后我们任何人权民主的改善,被寄予期望的外界介入能起的作用已经是微乎其微。CCP 越强大,外界越是没有足够的发起制裁的动力,如此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

最后,还是愿逝者安息🕯️。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