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最近的博客数量少了许多,是因为没有东西可表达了吗?我想并不是这样。离开天津的最后几天,跟将要毕业的朋友展开了几次认真的谈话,甚至萌生了想要做播客的想法。实际上我也越来越赞同人是表达的动物这一点,其作为个体丰富性和独特性魅力的集中展现,是值得被过分重视的。

我多少是想为自己做些辩护的。这个夏天格外炎热,在只能靠咖啡店冷气度日的时期,我还有大半时间贡献给了学校任务和帮助别人,实在有心无力~

二、

大二的最后一天,一个人在学校里度过,为无拘束的独立自由而陶醉。

尽管时常被认为是挑剔苛刻的,某些时刻我又极具敏锐地捕获那些细微的满足。我会为朋友不能感受到朗姆微醺的浪漫而惋惜,为到了咖啡馆不懂得先小酌几口松懈身体而叹声,为整天窝在宿舍懒散无事的室友动怒。

一次新带一个朋友去到我喜爱的咖啡店,朋友看着我疑惑了一会儿,然后问我在笑什么,那是他还不够了解我呢。

这两年,虽然不觉得个人能力有什么大的突破,但自我意识和性格塑造的进程一直没有停止。这是场没有剧本的游戏,创造价值之前,你可能还需要煞费苦心地度过寻找它的这段路程,混杂了焦躁、期待与不甘的路程。在那之前,你只能眼红地看着那些已步入正轨的幸运儿,然后继续不断地探索,试错,甚至推倒重来。

三、

到吹上家里冷气的那一刻,我才是自由的。

有同学在学校撞见校领导问话。

「你们现在宿舍条件怎么样?你觉得还有什么要改进的地方吗?」

「嗯…我觉得还行,挺好的。」

「那宿舍热不热啊?」

听到这么问,同学心里喜,觉得想必是装空调有望了。

「嗯…是挺热的。」

「唉…是嘛。那这个…空调是肯定不能装的啊…怎么办好呢…」

我可去你的吧,假惺惺的装体贴。我可不是来这儿艰苦奋斗体验生活的,倒不是说大投入下的校园建设没有意义,但为学生好好休息和学习创造良好的条件,还有比这更应该放在首位的吗?

这么一想的话,想要实现精神上自由的第一步,或许是经济独立吧。


Obsessions by the time:
🎵 Burgundy Red | 🎙 落日飛車 Sunset Rollercoaster | 💿 金桔希子 | Spotify
🎵 I Believe in You | 🎙 Bob Dylan | 💿 Slow Train Coming | links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