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在之前看到《统治与教育》1这本书的厚度的话,大概会考虑考虑过再决定要读这本吧。放前几年的话,很可能我就没有耐心把它读下来。

好在我是在 kindle 上看的,书的信息页没印字数,唯一知道的方法是看 locations 数目(粗略估计是 62 万字),意识到的时候已经看完好几万字了。不过体量较大和要做大量笔记的时候2,有 kindle 真是太好了 ;)

这本书的跨度非常大,从罗马的兴亡、纳粹的极权,到美国的共和,从古典美德、人本主义,到公民教育,学术感相当浓厚。但另一方面,感觉作者想写的是什么都要论述的「全书」,内容又稍显冗杂了。尽管如此,仍然是很值得一读的好书。

一、

作者就爱国主义问题,辨析了「国民爱国」和「公民爱国」的区别。前者中爱政党即是爱国,接纳教义的灌输,后者是「理性的忠诚」,根本区别在于,在极端的情况下,公民爱国可以通过不服从来表达。

我与一个自称「对政治完全没兴趣」的同学谈起 12 月的北京清退,仅仅是对事实的陈述,得到他对此事的评判只有一句:「我还是相信国家的」。

长久的前宣传3和宣传的持续麻痹,在精心编制的教育环境下,受教育者形成了难以扭转的思维惯势,在做出可能使自己陷入「认知危机」的思考前,便刻意回避这种思考以保持思想的「纯净」。这时,「对政治完全没兴趣」不仅没有成为羞于承认的政治意识薄弱之不足,反而成了他乐于宣扬出来的「忠心」表现。这种不关心不是妨碍了对政治运作的了解,而是帮助维持了思想的「政治正确性」。

二、

有人以专制统治对政策的执行效率来说明其相对于民主共和政体的优越性,这种想法是及其僵化落后的。美国共和的成功向人类宣告,长久稳定的民主共和不再是不着边际的痴心妄想,缜密的政体和深彻的教育下,公民共同参与的治国是可行的。现在仍然要说轻蔑的放弃公民教育和权利,不是对人类文明进程的背弃吗?

三、

《博物志》的婉莹在第 78 期《迟早更新》4中提到自己从一个反日积极分子跨到理智一面的变化契机——她要好的闺蜜在她一次过分行为后狠狠教训了她一顿。那次批评让她印象深刻。对于许多在教义灌输和畸形的舆论环境下培育长大的人们,区别也许仅仅是这样的契机何时到来。

我想说的是我们对于国民爱国主义情绪高涨的人们的态度。我们知道(不能听取对方在说什么的)论战是没有意义的,但难道就该助长划分阵营的风气吗?我们当然有根据政治观价值观筛选自己朋友的权利,但以单方面原因即完全推翻某人其它所有尚可称道的地方,是应该多作思考的。我们需要更多婉莹闺蜜这样的人,不是热衷于彰显和标榜差异的人(没错,我反对的就是那些B人成风气的圈子)。

四、

民主国家的建立必须要有深彻的公民教育作为基垫,专制国家需要的却是愚昧、见风使舵的国民,以情绪的煽动替代理性的思考和讨论,这是公民教育在民主制度下如此受重视、在专制下却根本不存在的原因。

其实,相比于仍然受着政治宣传的蛊惑的人们,我考虑更多的倒是那些自觉心知肚明、却全然不在意突破信息源封锁的朋友。

「去了解时政和社会事件的主动性」。我原认为,每个人的信息接受面不同,因此对这一面信息的了解志趣因人存异,可有或无。现在我的看法改变了——我将它视作不再只属于少数人的、一种普遍的道德义务。听起来可能像是过于夸张,甚至用这个字眼显得有道德绑架之嫌,可是,有谁能为自己作为这个社会下的一员却可以不去关注它做出理性的辩解呢?

在我看来,能对身边的普通人给予更大的容忍、更少的蔑视,尽自己所能帮助引导理性的思考,不被过滤和扭曲的信息所钳制,就是最好的爱国了。


  1. 亚马逊 | 豆瓣  

  2. 我绘制的思维导图  

  3. 前宣传(pre-propaganda),确保有效意识形态宣传的前提,意在培养国民缺乏思考的知识习惯。  

  4. Podcast | 专栏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