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清楚什么原因,在一定概率下,一杯咖啡量的咖啡因就能对我就能产生荒唐的长期效用。

晚上看演唱会的时候,我还是基本有把之前的事忘了的,尽管仍会有几次无可避免又浮现出来,想起曾经差一点就能让这场演唱会在原有的程度上还要精彩一百倍。退场后一个人走在路上的时候,又觉得有些挥之不去了。惊叹于人的思维构造竟然使细微模糊的事情能够越过历历在目的现时的感受浮现出来,抹去的思绪阴晴不散。虽然当时很及时地转向了理智,但经历是实在的让我变得敏感了。

演唱会可以说是超出了我预期的,本身我也喜欢听 blues。音乐性非常强,本国乐队 Mojo Hand 的口琴手特别吸引我。有吉须美人和 Billy Branch 都是大师级的乐手,很能营造氛围,一点不会让人想停下摇晃的节奏,还有几处惊喜的设计。

就互动性来说,小展厅反而有更大的拓展空间使演出丰富。中间 Branch 到观众席近距离吹奏,有观众显得有些太矜持,如果是第一次演唱会我大概也会这样(所以那场中途我明智地去买了朗姆),不过现在不会了。当然前提是我觉得演出足够精彩。

我撑了很久到最后实在忍不住,演出一结束就溜出去找厕所,错过了大合影。也算是切身说明这个演出很好看了。

如果香港那场也有这样近距离互动的话,我会兴奋炸的。但声誉和规模使这遥不可及,在那样的大型展厅,只能是观众远远地瞻仰伟大的时代艺人。

有吉须美人是一个超级祥和的老人,但比年轻人更年轻。弹起钢琴指法极其稳健,仿佛不只是用手而是用整个身体在弹琴。

Branch 是无可指摘的正统布鲁斯大师,口琴技巧出神入化。值得一提的是,他通过发掘激励乐队成员即兴 solo 的技巧把演出完全提升了一个层次。能感受到在他的舞台观念里,没有次要的成员,每一个乐手都是主角,这大约就是大师的气魄吧。

对了,其实我还特别想去看一场管弦乐团,希望下回能遇上像这样的好机会。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