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老师打电话来问我为什么没交作业的时候,我是懵的,一直以来意会为可以直接不用再做答辩的内容直接做新的(实际上他当时原话也确实是这样)。回学校和老师沟通道歉,而又因为直接中断了之前的进程,也确实很不情愿将这样的未完成品作为成品提交了,况且里面有很多在我现在看来非常不足的地方。

不过最后他也没看我作业,跟他聊了聊展示了新的项目就直接给了我一个还不差的分数。虽然我对老师的职业操守没什么信心,但还是毕恭毕敬的接受了老师的认可和想之后继续带我做项目的期望。毕竟现在能力不足,对于又缺乏外交捷径的我来说,可能是能选的最不辛苦的一条路吧。

原来两星期的期限延后到了下学期开学之前,虽然被坑了一把但也还算是个好事,这样可以先做其他很多想做的事情。

二、

晚上不害臊地跟年底考研的朋友聊学习方法论,诸如「给自己制造 deadline」、「调剂生活其它部分对学习的关系而不是回避影响」、「把话抛出去(心理约束)」、「通过目录『散射』的看书方式改善『线性』推进」等。不过承认这是个人独特性的,不存在一种普适的方法。我把它看作是每个人都应该经历的一种必要的自我探索的过程,而为了减少自己以后犯错的几率,这种事一定是要越早做越好的。

三、

尝试练习 50-501,从跃跃欲试到享受挑战和进步的快感,白XX说你第一次练也不害怕,这挺好。

「害怕我就知道肯定做不好,所以没办法只能让自己敢上了。」

「喏,就是这种精神。」

要敢于 acknowledge 一切情绪。

而我以前就是在这一点上太失败了。我曾经羞于承认自己涣散的注意力,错失了面对它的决心。现在,是时候让尴尬从眼中驱散,羞惭从心底暴露了。


  1. 一种利用长杆做道具的滑板招式。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