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最后一个月,是我写字最多的一个月份,却也是我产出最感乏力的一个月。为什么这么说,写的不适合发布的内容比较多是一方面,但除此之外也有其它几个原因。

一是与我本身素养和经验不相称的严苛期望。这段时间花在看书上的时间多了起来,加之发现了几个我觉得很不错的喜好读书的 blogger,于是顺着也给自己增添了几分期许,再加上后面要说到的另一个原因,竟有了几分产出焦虑的感觉。再思虑一番,为了追求这种我期许中的优质而消磨了表达自己的意愿,其实是违背我写博客的初衷了的。

以前我发不管什么东西总是特别小心,总担心一不留神又弄出初中时候的笑话。现在看这种担忧恐怕又成了另一个笑话,谁不是看着自己刚在前几年犯过的错误长大的呢?保持随性就好吧,毕竟文学底蕴那种东西,可能要一辈子才比得上别人呢。

还有一个也是我最近释怀了的:看完一本书或电影后,总想要分析品出什么门道来的近乎「功利」的追求。钻研每一个繁缛细节的较真就是好的内容消费观吗?我觉得未必。我希望自己能够留下东西,但它应该是经由思考或讨论自发产生的。

环境是第二个原因。我的大脑太娇嫩了,只要经过一次不短时间的打断就丢失了之前情境下的句子,我相信这肯定是可以经过训练解决的,但显然我还做不到。

最能促使我静下来思考的环境,是在现在这样只有我一个人的寝室里,天已经黑下来,我只留一盏台灯,无顾忌地自我对话,随着外放的拉丁民谣摆腿晃脑。嗯,我就是这样容易满足~

晚上独处的时间太宝贵了。我甚至会想,那就干脆把白天和晚上调过来,提早几个小时休息,深夜按时起来享受专注力的风暴,听起来很棒不是吗?

醒醒,无论在哪间集体宿舍,8 点睡觉的作息都是痴人说梦吧。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