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写这篇的时候,又是一个新的月份,查看自己的月消费数据,发现这学期以来每月光乘坐公交的花费已经达到 100(这还不包括几十不等的打车费用)。不过,我既不用乘车去上课,又不用做固定时间的工作,干嘛这样不嫌麻烦每天往外跑呢?

既然不是被迫,我平常出门肯定是自发的,实际上,我经常是在出门之后才定下目的地。多年以前的自己大概也不会想到,现在的我会不甘宅于居所,宁愿书包鼓鼓挤上高峰期的公交,忍受夏天汗流浃背,冬天皮肤冻伤,乐此不疲地在这座城市的几处来回奔波。从以前可以和班上皮肤最好的女生比白,到现在的半个背包客,我可以说自己再也不属于「宅」这个群体了。

在一些享受安逸舒适窝在温暖室内的朋友看来,我的做法似乎简直是和追求体验背道而驰。或许看似矛盾,但我的选择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正在于此——体验于我绝不是躺在有供暖的宿舍用电影舒缓自己,没课的早晨多睡上几个小时,免却了洗衣打水的劳作争取来的闲逸。

我在图书馆安静地看上一上午书,在广场和有趣的人一起滑板,在我喜欢的咖啡馆或自习室独自坐上大半天,沉浸在使我安宁的音乐里,督促自己完成自订的任务,挨到九点四十分滑滑板穿行过静寂的校园,期待着不要晚了最后一班公交1……

我不敢说我活在了对自己生活状态的预期里,但这是我所能选择的生活形式,并且我享受它,我不拒绝尝试。

如果告诉几年前的自己,现在的我能不受鞭策地去做一些不太轻松的事情(比如看英文版的《算法》),我一定会挺惊讶。但另一方面,也有很多我以前想做的事情,后来却放弃了。

高中后面那段时间,自己对以后生活期望值被提到无限高,什么感兴趣的都想了解,什么觉得酷的都想学。「抓紧当下」这个道理,是一直知道,但往往不明白。越是往后来走了,越是明显感受到时间的流逝。我想做的事太多,即使每天过两遍也不够,更不用说看剧和玩游戏这种奢想了。

我也曾经尝试过「在宿舍学习」,但现在我已经不再相信这种事了…(况且一天不出门也是我难以忍受的)。我有了自己的一套日程管理2,让自己的时间分配得更加有条不絮。

不管你愿不愿意,几乎可以说现在已经是一个全民手游的时代。咖啡店里的中年人在玩,公交车上的女学生在玩,每天回到宿舍大家也都在玩。虽然我对手游有种难以消除的偏见,但我还是认为,我们要担心的并不是它成为人们娱乐方式的新宠,而是很多年轻人在很多东西甚至都没有深入体会过就提前发现了手游的「乐趣」——这之后再让他们去「枯燥无聊」地读书或「不嫌累」地参与运动,不乐意是很直接的反应。

很庆幸游戏对我没有多少吸引力,对于失去的这份乐趣换来的许多爱好,我觉得划算极了。而实际中的这种隔阂更使我相信「现在」的重要性,便也是对我的一种督促了。


  1. 我不相信在宿舍学习这种事情,但为了看个书跑上个八九公里,已经不是不得已而为,或许只是想追求一种「通勤」的仪式感吧。  

  2. 我用时间块的方式给自己设定某一时间段内要完成的事,余下的碎片时间,往往做不了什么实质性的东西,用来看书什么的却很合适。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